《中华再造善本工程》之我见

2020-11-19 11:51     阅览:945    评论:0   
编辑:资讯编辑    原创作者:萬葉堂主    来源:孔夫子旧书网App动态   

今天在新浪博客上看到一篇《我对“中华再造善本工程”的反思(节要)》的博文,作者署名徐蜀2018。作者退休之前是《中华再造善本》系列丛书承印单位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的业务负责人,从此系列套书的筹划期间就参与其中的工作,文章除了吐槽编委会负责决策的专家缺乏影印古籍的专业知识之外,基本上都是从印刷工艺的角度讨论《中华再造善本》的诸多问题,以下大致将作者的观点罗列一下并提出我的意见。《再造》丛书最终成品的开本大小是以宋代官书《文苑英华》的尺寸为再造善本的开本尺寸,8开,高33厘米,宽22.7厘米,以彰显“官方印书、政府工程的恢弘气势”。宣纸线装。印刷方式“采用宣纸三色套色印刷或四色彩色印刷”。其实所谓三色套色印刷,其中一色指的是书叶上有红色藏书印和批注的部分,数量很少;另一色是人工统一制作铺设的浅黄底色;实质上就是黑白单色印刷。

首先,从开本的尺寸上,作者认为没有必要刻意的求大,一是增加了制作成本,二是不便于庋藏。作者所在出版社最初提出的方案做成大16开,28.5cm*21.5cm(按:文章中第二次提到时又写作29.5*21.5cm,其实标准的大16开尺寸是28.5cm*21.0cm,作者在尺寸的描述上不够准确)。作者的观点我基本上同意,民国时期商务印书馆由张元济主持的《四部丛刊》同样是影印古籍,采用的是更小的32开本,去掉古籍版面中的天头地角,尽量只保留版心部分,开本小字体大,即便于庋藏又便于阅读。张元济先生的做法更多是出于实用的考虑,而不是追求表面上的恢宏。

我认为如果从仿真的角度就应该是原大复制,如果改变书籍开本的尺寸根本就不能算是仿真复制。比如宋代的巾箱本,开本小是其特征,放成大开本就失去了它的特征,完全就成了另外一本书。做成统一大小的开本无非是摆在一起看着好看。我的意见是丛书可以做成大中小三种规格,尽量做到原大尺寸复制,这样既能保留版本特征又能照顾摆放效果。像作者提出的一律用大16开,从经济角度和制作角度上都没有问题,但从仿真角度上,千篇一律,对古籍版本尺寸重视的不够。

对于宣纸线装的装订形式,作者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认为不如做成16开精装,他觉得宣纸不便保存和阅读,线装从装订形式上也落后了,在主流影印古籍应该更多的采用平、精装而非线装。作者的意见我是赞同的,但是作为国家精品工程的《再造》采用线装也说的过去吧,毕竟线装也是古籍的一个明显特征。

作者对《再造》意见最大的地方是书的印刷方式,准确说应该是制版方式。作者的意见是只有四色印刷才能反映古籍的原貌,应该保留古籍的底色,底色中保留着古籍的用纸特征和后人修补的特征。而制成单色印刷,以上特征都丢失了,去除底色后纯黑色的文字会丢失细节,变得模糊不清。文章最后还附了四色效果的图和做成黑白效果的图进行的对比。

这里面是两个问题,一是底色应不应该保留,二是四色图转成黑白图后效果是不是就不清晰。
先说第一个,作者在文章中也提到,从民国以降,影印古籍都是忽略古籍的纸张因素的,如古籍上有污渍,破损,脏点,这些在复制时都是要去除的。这通常称作“去除底色”,或者是“去脏”。作者反对去底色,认为古籍页面的污损如同是文物的“包浆”,应该加以保留。

我是赞同去除底色的,因为古籍本来就是白纸黑字,当然根据纸的种类不同,底色也不一致,白纸只是概论。古籍保留到现在它所呈现的底色已经不是单纯的颜色,但这不是它的基本属性,古籍跟绘画不一样,即使在复制古画,画面上一些明显的污渍在现在的制版过程中也是要去除的。像古籍的用纸状况也无法通过四色印刷在胶版纸上反映出来,因为本身用纸就不一样,仅仅追求古纸的颜色现状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纸张的颜色也是不可能复制成一模一样的。通过四色印刷能够反映出的一些纸张信息或者修补信息对于阅读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即使是从事古籍鉴定专业也不可能通过这样的复制学到什么实际的东西,专业人士还是得看原书才行。去除底色我认为一是最接近书的最初面貌,二是便于阅读。四色印刷适合于反映古籍的书影,但作为阅读,还是以《四部丛刊》这样的去底色单黑印刷效果为佳。


第二个问题是四色图转为黑白图清晰度是否下降的问题,作者文章末尾举了一个例了,黑白图文字明是有模糊的现象。我用作者提供的四色图重新制作了一张黑白图,文字却没有模糊,我只是很简单的调了一下,没有精修。那为什么《再造》的图反而做得那么模糊呢?以我多年的制图经验来看,制图人员肯定是用了软件中的批处理命令,把所有扫描的原始图统一做了一个去底色的命令,但是古籍中每一页的污渍状况是不同的,所反映出的黑白阶调也是不一样的,把所有页面做统一的命令必定会出问题,认真的讲这样的书只能一页一页调色,但电脑有批处理的功能可以减轻人的工作量,谁不想省事呢。但是不懂制图技术的负责人就以为转成黑白图做出来模糊就是必然的现象,这是一种误解。

《再造》的初衷是要做仿真,要和古籍一模一样,但从实际成品看差得很多,单从开本尺寸这一点看就算不上仿真,从制图水平看更是有着严重的质量问题。何为“再造”?在我看来与其保留某一个版本的现状,不如综合国内同一版本留存的各种存本,择善而从,尽可能通过电脑修补完善,以提供一个最接近原始面貌的可阅读的版本,这才是“再造”应该去做的事。古人对破损的书经常做手工的修补,这也是作者在文章中强调要保留的信息,既然古人可以做修补完善,今人为何不做这个工作?而且现在条件要好得多,现在的制版条件、印刷工艺和版本获取的条件都远超以前,但做出来的书还达不到张元济先生主持的《四部丛刊》的水平,科技进步了,书籍制作水平就一定进步了嘛?真不是那么回事儿。
附图:1是作者提供的四色效果图,2是《再造》的实际单色效果成品图,3是我将四色图转成单黑图的效果,底色是另加的。调图所花时间一分钟,只为与图2做对比,并未精修。4-6是国图出版社的主流影印古籍,黑白灰色图,不去底,页面难以阅读,这让我想起在上海博物馆看到过的一张吴湖帆修复过后的宋画前后对比图,修复前就是一卷碎纸片,什么也看不出来,经修复装裱后方才显示出它原来的面貌,如果从存真的角度讲,要印这张画是不是应该给读者一堆碎纸看呢?显然不是,那么影印古籍对这些破损污渍不修复就直接印出来就是存真嘛?7-9是民国时期商务印书馆影印的《四部丛刊》之一种,至今允为经典。至于《再造善本》不是我这号平民能够买得起的,即使有钱我宁可会花在《四部丛刊》这样的书上。(完)

分享,互动!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孔夫子旧书网官方微信(kongfuzijiushuwang)

我要评论 (共有0条评论) 我来说两句

说两句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